周二,商品期货市场普遍走低,空头“笑逐颜开”,三分之二的主力合约收盘“飘绿”。黑色系多数走弱,但跌幅相对有限,焦煤逆势涨逾1%,领涨商品市场,螺纹继昨日大涨之后继续震荡上扬,小幅“飘红”;有色表现不俗,沪铜小幅阴跌,铝、锡、锌铅等品种均录得小幅走高;能源化工普遍走低,橡胶、沥青再度震荡下行,跌超1%;农产品跌多涨少,鸡蛋、苹果小幅飘红,早稻、粳稻跌近1%。

 

截至收盘,焦煤收涨逾1%,PVC、沪铝、郑棉、沪金、棉纱、沪锡、玻璃、螺纹、沪银、鸡蛋、沪锌、苹果、沪铅等收涨。锰硅、橡胶、菜粕、沥青跌逾1%,硅铁、沪镍、白糖、豆粕、热卷、沪铜、原油、塑料、铁矿、郑煤、线材、PTA、燃油、玉米、郑醇、焦炭等收跌。

 

 

 

期市聚焦

 

我国黄金消费量连续5年居世界首位

 

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宋鑫在“2018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介绍,我国黄金产量连续11年保持世界第一,黄金消费量连续5年居世界首位。截至2017年底,我国查明黄金资源储量13195.6吨,同比增长8.45%;仅次于南非,居全球查明黄金资源储量第2位,连续14年保持增长。

 

郑商所苹果“保险+期货”试点项目落地陕西省白水县

 

由郑商所支持、国元期货有限公司承办的苹果“保险+期货”白水县试点项目已于近日出单,标志着试点项目顺利落地。苹果“订单+保险+期货”模式可以为果农(贫困户)提供价格保障。苹果采摘后,由白水县盛隆果业有限责任公司进行托底收购,即使未来苹果市场价格下降,果农依然能够按照事先约定的价格售出苹果,从而规避价格波动风险。

 

期市分析

 

螺纹钢趋单边行情短期难以再现 震荡或为常态

 

周二,继昨日大涨之后,螺纹钢期货主力合约震荡上扬,收盘涨0.19%,报4142元/吨。

 

国庆期间,因外盘普涨、国内钢材库存增量不及预期,叠加节后贸易商补库预期的推动,节后螺纹钢期货主力合约1901强势反弹,最高上探至4220元/吨。

 

展望后市,在宏观经济继续承压、供应端保持旺盛以及需求潜藏隐忧的背景下,钢材价格向上空间受到抑制。不过由于整体库存维持低位,且库存累积效果不明显,加之贸易商补库需求又会限制螺纹钢价格下行空间,因此后期螺纹钢继续维持高位区间振荡的概率较大。

 

从宏观层面来看,在经济承压及外部环境日趋复杂背景下,央行通过降准及公开市场操作等调节手段令市场流动性逐步得到改善。2018年10月7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再度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向市场释放约7500亿元流动性。

 

不过,流动性改善并不意味着当前国内稳健货币政策及去杠杆的总基调改变,货币供应增速、社会融资等整体依然呈现趋紧态势。

 

整体看,在稳健货币政策总基调不变背景下的流动性改善,对商品市场有一定的支撑作用。

 

从供应方面看,在需求持续强劲及高利润驱动下,国内钢厂继续维持高强度生产,供应端保持旺盛态势。据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0月19日,在不考虑关停的钢厂情况下,国内盈利钢厂数达到83.44%,继续维持在高位水平,钢厂的供应热情相对较高。

 

从需求方面看,今年以来,国内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及汽车消费增速呈现持续回落态势,尤其是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增速急速下滑对整个黑色市场终端形成一定冲击,不过房地产市场增长稳定,有效对冲了基建和汽车行业带来的冲击,也支撑了黑色市场的终端需求。

 

但最新的房地产数据显示终端需求的隐忧后期可能会逐步显现。从房地产市场来看,投资端走弱迹象已经开始逐步显现。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国内房地产开发投资完成8.87万亿元,同比增长9.9%,增速较1—8月的累计增速低0.2个百分点,且累计增速为连续第二个月回落。

 

从库存方面看,从第二季度国内钢材不断消耗以来,整个钢材市场库存处于较低位置。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0月19日,国内主要城市主要钢材品种库存合计达到1029.99万吨,较前一周减少36.74万吨,继续徘徊于1000万吨左右的库存。其中,螺纹钢库存411.58万吨,环比前一周减少27.94万吨,且当前螺纹钢库存较去年同期低38万吨。

 

综合上述多方面因素,螺纹钢期价未来或难以出现趋势性的单边行情,继续维持高位振荡的概率较大,预计主要运行区间在3900—4300元/吨。

 

供应缺口犹存 豆粕中期趋势“无忧”

 

自10月11日创下3539元/吨的年内高点以来,豆粕期货连续承压回调。昨日豆粕1901重挫逾2%,失守3400元/吨的整数关口,周二收盘,再度小幅走低,短期依旧承压,不过考虑到国内供应偏紧的事实,豆粕期价中期趋势大概率继续向上。

 

目前,美国大豆丰收已经成为事实,全球大豆供应较为充足,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豆粕等商品的供应。但由于我国大豆进口转向南美,巴西大豆价格持续走高。虽然美国大豆处于上市周期,价格不高,但我国对美国大豆的进口关税处于较高水平,导致我国进口美国大豆成本处于较高水平。

 

当前,我国进口大豆较中秋节前的3400—3500元/吨提高150—200元/吨,导致我国山东、江苏等地进口大豆的压榨利润降低到91—146元/吨,这使得国内油厂对豆粕的挺价意愿有所增强。

 

随着秋冬季到来,各地生猪等养殖将进入旺季,而我国企业对进口美国大豆心存忧虑,市场普遍预期今年11月至明年2月我国豆粕市场存在一定的供应缺口。

 

统计显示,今年11月至明年2月我国已经从巴西采购了850万吨大豆,巴西剩余可供出口给中国的大豆数量在300万—400万吨,加拿大、俄罗斯、乌拉圭、印度等国家可供出口至中国的大豆在900万—1000万吨,除此之外,我国临时储备、商业库存、其他商品替代等可供给800万吨左右。然而上一年度11—2月我国进口大豆总量在3200万吨,即便以上进口、储备拍卖、替代全部实现,大豆和豆粕的供应仍存在缺口,因而国内豆粕行情必然受到企业和贸易商的支持,这将在趋势上继续支持国内豆粕市场价格维持强势。

 

下游消费并不乐观 甲醇短期头部已现

 

近期,甲醇价格在进口货源紧张等因素的影响下,出现高位振荡的走势,主力1901合约在10月15日创下3525元/吨的近5年的高点,但随后便连续振荡下行。展望后市,笔者认为,甲醇年内整体将呈现相对弱势的格局。

 

自四月至今,甲醇开启一轮连续上攻的行情,期间支撑甲醇价格走高的主要是源于国外多套大型甲醇装置停产、对伊朗甲醇进口的担忧以及人民币贬值预期等因素。但这些因素现在已难以成为甲醇价格的长期支撑,因为下游消费并不乐观,库存存在累积的风险。

 

在甲醇的下游消费中,MTO、MTP等烯烃用量已经接近50%。据业内人士的反馈,目前甲醇的高价已经令部分下游企业难以接受,浙江兴兴68万吨MTO装置在上周的停车是一个典型的信号,宁波富德也已经开始降负生产。

 

从历史走势来看,自2014年煤制烯烃装置大量投产以来,烯烃价格对甲醇价格的影响越发明显。从pp-3ma价差观察,截至10月22日该价差为36元/吨,该价差在过去3年的均值为800元/吨左右。基本上只要该价差跌至零附近的低位区间,就会带来甲醇随后的快速下跌。从PP和PE的价差结构看,需求忧虑导致远期贴水格局,因而随着时间推移,甲醇价格很可能以下跌的方式来完成对二者价差的修复。

 

此外,随着近日西北多套制烯烃的配套甲醇装置从检修状态回归正常生产,来自西北地区的贸易流通货源将逐步增多。同时,近日从内蒙古、山西、新疆等地运往山东地区的甲醇运费出现10—50元/吨的局部调整,这也意味着甲醇供给并不紧张。

 

因此,笔者判断,甲醇上周创出新高基本是一个假突破,未来日线形成“双头”形态而下跌的概率很大。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仅代表嘉宾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立场。投资者需自行承担据此操作可能导致的风险,交易有风险,投资需谨慎!